印度最大贫民窟 现首个病例 确诊当天死亡!1440 人用一个没水的厕所,怎么防传染?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学校艺体微电影大全_世纪虹旭影城什么电影_古龙邵氏电影大全--九城电影资讯网
全球疫情蔓延,当我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美国、意大利等欧美国家时,或许应该同时去看看一些确诊人数看似不高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拥有 13 亿人口的印度,碍于人口密集,医疗卫生条件有限,防疫之路格外艰难。近期,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从某种意义上看,人类抗疫能否胜利或取决于印度。最大贫民窟首个病例 确诊当天死亡据印度媒体报道,孟买的塔拉维贫民窟 1 日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6 岁的患者发病前并无海外旅行。据医生介绍,该男子有发烧、咳嗽、呼吸系统问题等症状,还有肾功能衰竭合并症。3 月 23 日,出现发烧等症状,随后去了当地一家诊所看病。3 月 26 日,被转诊到锡安医院。三天后住院治疗。4 月 1 日,他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当天夜里因病情加重死亡。市政发言人表示,确诊后,该男子的多名家庭成员已被隔离观察,2 日将实施新冠病毒检测。他们住处的整栋建筑已被当地警方封锁,其他住户也都处在居家隔离状态。公开资料显示,塔拉维贫民窟是印度最大的贫民聚居区,人口密集,空间逼仄,卫生状况堪忧。塔拉维位于孟买中部地区,总面积仅约 2 平方公里,大约 8.6 万套简易房里面生活着 100 多万人。据印度卫生部门通报,截至 4 月 1 日晚间,印度全国累计确诊病例 1834 例,累计治愈 143 例,累计死亡 41 例。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累计确诊病例居各邦之首,为 335 例,死亡 13 例。 1440 人用一个厕所 怎么防传染?孟买某些贫民窟里,每 1440 个居民只有一个公共厕所,而且 78% 的公共厕所里没有水。印度流行病学家阿什拉夫表示,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公用厕所通风不良,无助于改善公共卫生,甚至存在气溶胶传播病毒的风险。“缺少洁净的水和干净的厕所,可能导致多地大暴发。”马哈德尔是名环卫工,36 岁,住在孟买北部的瓦尔米基贫民窟。他已经在家待了两天。他无法做到不出门,因为他的小房子里,没有自来水,也没有厕所。马哈德尔说,很想配合莫迪政府的“禁令”,但怎么配合?“道路实在太窄了,要是不挤着边上的人,根本走不过去 ...... 我们都要去户外上公共厕所,大家都住在一起。只要一人中招,所有人都会被放倒。”每平方公里人口纽约:1 万人;孟买某贫民窟:28 万人居家隔离没工资 拿什么买吃的?不过,在缺水少厕所的贫民窟,生存的最大障碍还不是清洁用水。隔离,不上班,吃什么?有钱人可以吩咐家里的帮佣去采购,屯上一周甚至一个月的粮食;很多穷人口袋里的钱,只够买当天的口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印度有大量日薪工人,每天收入在 138-449 印度卢比之间(约合人民币 12 元 -42 元)。这群人面临一个两难困境:外出工作,受到病毒威胁;待在家里,就得忍饥挨饿。 数万打工者返乡挤爆站台3 月 25 日起,印度全国实施严厉的“封城”,交通运输、经济生产大规模暂停。“封城令”后,打散工挣零钱的机会也没了。成千上万的人,开始逃离城市,回农村老家,那里地广人稀,不利于病毒传播,相对安全。他们涌向车站,试图挤上巴士,场面一度相当混乱。挤不上巴士的人,选择徒步走高速公路,不顾一切地想要远离病毒。防疫人员直接向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家人喷洒消毒水,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 农村医疗系统几乎为零在医疗系统几乎为零的印度农村,一旦病毒蔓延,事情将如何收场?印度总理莫迪在最近的讲话中,向全国人民道歉:“实施封锁是很艰难的决定,但我别无选择,对于给大家造成的困难,我道歉,特别是穷人,我知道很多人在生气,请原谅我 …… ” 只能借助低成本方式对抗疫情印度西孟加拉邦普鲁利亚区一座村庄的 7 名村民,最近从金奈市返回家乡。由于是在疫情期间从异地回来,当地医生要求他们待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 14 天。然而这 7 人的家里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单独房间,没有空间进行隔离,只能选择在树上进行自我隔离。由于没有足量资源可进行防护、隔离或治疗,印度只能借助低成本的方式对抗疫情。在印度马哈拉什特拉邦,为监督居家隔离者,确保其不出门,每个人的手背都会盖一个“居家隔离”字样的印章。该印章需使用一种特殊墨水,能维持两周不褪色。过去,这种墨水用来防止选民重复投票。印媒称,印度将火车车厢改成隔离病房,最多可容 32 万张床位。印度穷人并非个案当贫困遇上新冠,印度穷人的遭遇并不是孤例。在叙利亚,有些病死的人看起来很像是得了新冠肺炎,但无法确诊也无法治疗,因为没有防护装备、没有床位、也没有专业医疗人员。叙利亚的疫情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从公开数据来看,国确诊病例只有 9 个。很多人不相信这个数字,各种关于疫情的流言满天飞。毕竟,叙利亚检测能力有限,医疗卫生状况堪忧,而且与中东疫情“震中”伊朗关系密切。阿富汗人口 3600 万,可检测新冠病毒的实验室只有一两个,而且速度奇慢。伊拉克确诊病例已达 600 多例。伊拉克“中央公共卫生实验室”全力运转,也跟不上检测需求。非洲 54 个国家和地区中,47 个已有感染病例,确诊 5252 例,死亡 174 人。这片大陆上,绝大多数地方医疗物资匮乏、卫生状况堪忧。 新冠病毒或将摧垮穷国据《经济学人杂志》近期刊文称,《新冠病毒可能摧毁贫穷国家》。目前,新冠病毒没有疫苗,没有治愈方法。一个非常粗略的猜测是,如果不进行社会隔离宣传,将有 25%至 80%的典型人群受到感染。其中,4.4%的人可能患有严重疾病,这其中三分之一需要重症监护。对于贫穷的地方,这意味着灾难。这些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对已知的传染病都无能为力,更不用说这种新的且传染性极强的新冠病毒了。巴基斯坦的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只是美国的 0.5%。乌干达政府的部长数量多于重症监护病床。纵观历史,穷人受大流行病的打击最大。死于艾滋病的大多数是非洲人。西班牙流感消灭了印度 6%人口。当然,绝望中也有一些希望。贫穷国家人口很年轻,非洲的中位数年龄在 20 岁以下,年轻人死于感染的可能性毕竟较小。贫穷国家的人们虽然很年轻,但由于营养不良,结核病或艾滋病毒侵蚀,他们的肺部或免疫系统通常很弱,农村偏远地区人口即使感染也无能为力。来源:看看新闻